怎样在履行职责时不为利益所牵动

2017-03-22 09:02

廖先生在深圳承包了开挖路面等小工程,要用到发电机、打风炮等,但他却无法给这些机器买到汽油。加油站称,最近警方下了通知,买散装汽油需出示身份证和相应的证明,否则只能把机器拉到加油站直接加油。(据《南方都市报》)

老实说,深圳的做法主要是警察怕担责任的产物,有没有效果倒是其次。他们下令凭证明买散装汽油,这显然将责任推给了居委会;可居委会也不傻,他们也不会愿意担责,于是就拒绝开证明,将皮球踢给了警察。他们互相踢皮球的结果,就只能是包工头将上千斤重的机器拉到加油站直接加油,可这样一来,不仅花费高还耽误工程!

这些年来,之所以暴力事件不断,动不动就听到有人持刀伤人、公交纵火、抗法自焚,问题的根源并不是各地的汽油太容易购买,贫富差距大、司法渠道不通畅、社会利益失衡等才是主要根源。从几年前的福建南平郑民生屠童案,到今年的厦门陈水总公交纵火案,莫不如此。底层群众找不到发泄口,少数人则通过暴力手段来发泄,产生“我过不好,大家也不要过好”的想法。因此,不断有学者提出社会在“变狠”。学者于建嵘就提出“变狠,是社会规则失效最直观的表现”。

限制个人购买散装汽油,其目的无非是预防个人利用汽油进行纵火、自焚、爆炸等暴力犯罪行为,可问题的关键是,禁止销售汽油难道就能避免那些穷凶极恶的歹徒犯罪吗?

这显然低估了歹徒们的智商,他们可以购买酒精、松香水、杀虫剂、天然气、乙醚、甲醇等替代品制造爆炸案、纵火案。既然如此,深圳警方难道也要将酒精、杀虫剂、松香水……这些日常家用品一一实行实名制吗?诚如网友所说:“想做坏事,难道不能加完油再从机器里抽出来吗?你们以为别人的脑子和你们一样不会转弯吗?真是替警方的智商着急!”

因此,警方最该考虑的是怎样消除公民个人心中集聚的戾气,怎样在履行职责时不为利益所牵动,真正为老百姓办事,消解大家心头的怨气、怒气,重塑法治信仰。所以,防止犯罪不能靠几张证明,不能靠管制凶器,而是靠最大程度地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用法治的规则来解决问题,给底层生存者以希望,这才是治本之策。当然,这不仅需要警方配合,也需要政府、司法部门共同实现,重铸社会规则与底线。

“相应的证明”去哪里开?就普通市民、打工者来说,当然必须要到居委会、街道办开,这是不是让人又有回到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感觉?社会的进步,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人的自由度在不断增加,而不是处处受掣肘、受管制。买药需要实名制,买菜刀需要实名制,买火车票也需要实名制,当出行、购物处处都要凭票、凭证时,这无疑会大大降低社会生产率,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