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合作协议无疑具有更大的诱惑

2016-12-28 12:42

美国南加州大学非洲问题专家威尔逊教授认为,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影响力势必会体现在国际政治和经济事务中,这就像欧美国家多年来跟非洲国家接触一样,外界对此大可不必担心。他说,他从同非洲国家领导人的接触中了解到,非洲国家也愿意发展跟中国的关系,尤其是希望能得到不带附加条件的中国投资,不是像有些评论认为,在中非关系中,中国是赢家,非洲是输家。

伴随着中非关系的日益丰富和双边来往的日益频繁,中非之间的利益摩擦也不断出现,这说明双边关系正在进入更成熟的落实阶段。因此,李成认为,中国国家元首的这次非洲之行,很可能标志着北京将开始更加冷静地审视中国与非洲的关系。

在接受《财经时报》访问时,姆贝斯认为,在一定程度上,胡锦涛的访问也是希望通过进一步加强交流、合作表达中国的善意。“中国的投资和贸易是一个双赢的结果,而不仅是以中国取得利益、以非洲国家沦为所谓新的殖民地作为代价,胡锦涛必需解释这个观点。”

莫里森认为,“如何协调不干涉政策和当地政府的腐败、绑架等行为之间的矛盾,将成为北京非洲政策的一个中心议题。这种调整既来自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也来自中国投资安全的实际需要。”

中非关系的蜜月期还没有到来的另一个原因是,双方之间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比如如何维护中国公民在非洲的安全等。

华盛顿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非洲项目主任斯蒂芬·莫里森说,北京历来主张不干涉内政,但是随着中国的非洲的经济利益不断加深,它必须要在尊重主权的前提下为促进当地政府的法治之间做出必要的努力,因为近年来多次在非发生的绑架和袭击中国公民的事件已严重威胁到中国的海外安全利益。

曾在去年中非论坛期间来北京的南非学者姆贝斯在社科院访问时也坦承,“一方面非洲国家跟中国有一种认同感,但同时有许多国家的知识分子,包括一些领导人担忧可能会沦为中国的‘殖民地’。这个问题需要正视。”

德雷珀认为,非洲国家的经济严重依赖自然资源,中国的到来如果能够帮助非洲摆脱这种依赖,实现非洲经济的多样化,是对非洲有好处的。

与上世纪90年代中国突出的大国外交不同,进入21世纪后中国的外交战略是全方位的。中国不再仅仅跟欧美大国打交道,而是积极发展跟周边国家、跟非洲国家、跟中东国家、跟南美国家的关系。现在,中国在世界各地都被视为重要的全球活动家。李成认为,中国领导人频繁访问非洲现在已成为中国外交战略的重要一环。尤其是在西方发达国家通常把非洲视为政治、经济不稳定的摇篮的背景下,中国“大胆”进入非洲得到了很大的欢迎,被视为新的可以共同发展的伙伴。(记者 梁强)

此次胡锦涛访问非洲的一场重头戏是苏丹。苏丹是中国重要的石油供应国,但西方国家多次以解决苏丹达尔福尔地区的人道主义危机为名,要求北京向苏丹政府施压。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已多次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反对西方国家的有关议案。

自2004年胡锦涛访问非洲之后,中非贸易往来剧增:从2005年的400亿美元增长到2006年的555亿美元,到2010年中非贸易预计将达到一千亿美元;中国对非洲累计直接投资也达到66亿美元。

冷战结束后,非洲曾是一块被遗忘的大陆。不过这种情况现在已成为了历史。中国三年来的积极行动,填补了欧洲以及美国人在非洲大陆留下的空缺。用德国发展政策研究所负责人迪克·麦斯纳教授的话说,现在几乎没有哪个国际会议不讨论中国在非洲扮演的角色。

中国在过去3年中与非洲大陆互动频繁,预计胡锦涛此行将再度取得丰硕成果。许多媒体在胡锦涛第三次出访非洲时,也都认为中非现在的友好政经关系已进入蜜月期。但布鲁金斯学会中国问题专家李成指出,单纯就中非关系而言,双方仍处在“约会”阶段,中国还在设法了解非洲,非洲国家也在设法了解该如何跟中国打交道。

麦斯纳认为,中国领导人近年来与几乎所有非洲政府首脑举行了会晤,这显示出,中国正在将非洲视为一个战略地区,一个战略伙伴。姆贝斯认为,“中国和非洲目前都共同存在于世界舞台上,双方政府之间、双方公司之间协商进行贸易活动。中国在这种关系中谋求的是战略利益,包括在联合国的投票。”

在胡锦涛出访前一周,美国特使纳特西奥斯在北京与中国官员就达尔富尔问题举行了会谈。会谈结束后,纳特西奥斯赞扬了中国在苏丹问题上的作用,表示北京在推动苏丹政府帮助受到围困的达尔富尔地区的人民方面发挥了重要的影响。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北京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正在更趋灵活性。

对于有人因此指责中国是在掠夺非洲的自然资源,称中国是非洲的“新殖民主义者”,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彼得·德雷珀表示不同意这种看法,“欧洲在那里的投资更多,时间更长,有时候也会对某些商业操作不闻不问,美国在非洲的势力也比中国大,所以从非洲进口自然资源,当然不是中国的首创。而非洲的制造业能力差,在制造业参加竞争近期内还不现实,因此非洲只能依靠出口资源。”

但进入21世纪以后,中国在非洲已经完成了由过去的无私援助到现在的谋求商业利益的角色转换。新的中非友谊明显偏重经贸交流、资源互惠等实利项目,有资料称来自非洲的石油已占中国进口石油总量的1/3.受中国经济发展的驱使,中国对非洲的投资主要集中在能源和原材料领域内。近年来,中国企业已相继取得了尼日利亚、安哥拉、阿尔及利亚等国的石油开采权。对于这些国家来说,跟西方国家附带政治条件的贷款和援助相比,中国的合作协议无疑具有更大的诱惑。